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Facebook的秘密武器

Valentina Zarya 2017年10月11日

20亿注册用户不是很酷,30亿才酷。内奥米·格雷特,Facebook任职时间最长的员工之一,肩负着为这家社交网络巨头吸引下一个10亿用户的重任。

图片来源:Jenna Alcala

《财富》中文版——今年6月,Facebook发布了两项看似无关的公告。第一份公告昭示天下,这家社交网络现在拥有20亿月活跃用户。换言之,全球超过一半的互联网用户都在使用Facebook。第二份公告宣称,自从13年前成立以来,Facebook首次改变了其使命宣言。

在过去一年里,这家社交网络经历了一波抨击风暴,从假新闻的肆意扩散,到新流媒体服务Facebook Live产生的意外后果(包括但不限于对性攻击、谋杀和警察暴行的直播),不一而足。

Facebook在今年首次进入了《财富》世界500强阵营,名列第393位。该公司最近宣布,其关注焦点将从“让世界更开放,更互联”转变为“赋予人创建社群的权力,让世界融合在一起。”

这两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与同一位女士密切相关,她就是内奥米·格雷特。其官方职位是Facebook公司社会公益事务副总裁,但CEO马克·扎克伯格最近称她是“一位负责社区增长的女士。”

自从她于2005年加盟Facebook以来,格雷特相继担任过许多职位。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她每周都会访问Facebook位于硅谷的办公室,直到她成为该公司的第29位员工。

格雷特表示:“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一些奇怪,但是我很坚定,我非常清楚马克将成为一位大人物。对于这一点,我几乎秉持一种宗教般的信仰。”

如今,她是在Facebook效力最长久的员工—当然没有CEO的供职时间长。

在担任社会公益事务副总裁的同时,格雷特还是Facebook核心增长团队的8位成员之一。过去十年以来,该团队一直致力于让更多的人加入Facebook。2006年,他们只需要简单地将这个大学生专用网站向高中生开放,就可以收获大批的用户。然后,这家网站欢迎美国民众加入其中。她在公司里所肩负的职责随着网站的扩大而不断延伸。

为了获得用户,这支团队开始求助于数据,悉心剖析注册流程的“痛点”和日常使用情况。拜这些坚实的数据所赐,他们能够投入资源将网站翻译成180种语言,并且为发展中国家里那些饱受蜗牛网速之苦、缺乏移动设备的用户创造了一个名为Facebook Lite的精简版网站。

用该公司的行话说,格雷特的职责是“做好事,并为人们创造做好事的工具。”对于日常用户来说,这一职责体现在诸如“安全检查”这类功能上—这种工具可以让身处受影响地区的人们安全地登陆Facebook(并知会他们的网络商)。她还负责创建Facebook的筹款工具,致力于让非营利性组织和个人更加容易地在该平台上筹集资金。

选择格雷特领衔社会公益团队,形象地体现了扎克伯格确立的优先事项。她此前被委以负责高度优先项目之重任,比如改进隐私设置。除了在2015年公开承诺捐赠其99%的财富之外,扎克伯格一直在设法将Facebook确定为一个推动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媒介—这一点在该公司的新使命宣言中得以明确体现。

今年6月,在Facebook的社区峰会上发表演讲时,扎克伯格宣称:“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每个人都有目标和社区感的世界。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我们像关爱美国人那样关爱印度人、中国人、尼日利亚人或墨西哥人的世界。”

对于许多Facebook的用户来说,这种谈话与扎克伯格在2010年的电影《社交网络》中刚愎自用的形象并不一致。格雷特表示,自从加入Facebook以来,她亲眼见证了扎克伯格利他主义的一面。“我已经看到了这种企图心。但我不知道为什么马克在21岁的时候就觉得他需要拯救世界。”她说。

扎克伯格可能首先会拯救自己的国家。在外界抨击Facebook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遏制假新闻之后,这位CEO宣布他将遍访美国50个州,以切身感受当前政治气候的脉搏。扎克伯格经常不声不响地现身一些小企业和市政厅会议。这趟旅行已经引发了关于他未来有可能竞选美国总统的猜测。

在Facebook,格雷特正在从事一份为她量身定做的工作。目前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吸引下一个10亿用户。这番努力肯定不同于Facebook招募其第一个,甚至第二个10亿用户的方式,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面临的一大障碍:互联网接入。全球目前仅有不到一半人口能够享受互联网服务。为了实现这一目的,该公司于2013年推出了Internet.org

—这是一项旨在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低成本、高带宽互联网的举措。但是批评家们很快就以网络中立原则为由,宣称这种连接可能会将Facebook的服务放在首位。

同时,社会公益团队的一大关注焦点是:如何让Facebook Live获得最佳应用,推动它成为一股向善的力量。格雷特说,她已经看到了成功的迹象。比如,许多观众在Facebook Live上观看了“爱在曼彻斯特”(One Love Manchester)公益演唱会,并且通过Facebook为这座遭受恐怖袭击的英国城市捐赠了总额近50万美元的善款。

格雷特说:“技术本身无所谓好坏。我们希望最大限度地张扬其向善的一面,最大限度地减少用它作恶的几率。”(财富中文网)

译者:Kevin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