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 CEO访谈

古老行业的新机遇

杨安琪 2017年10月11日

当“一带一路”被提升为国家战略后,古老的货运行业看到了新的曙光。

DHL全球货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黄国哲

《财富》中文版——对于DHL来说,要把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东西运到全球各个角落。比如,这家货运公司需要把中国国宝熊猫从成都运送到比利时布鲁塞尔;把电动方程式世界锦标赛的41辆电动赛车和比赛装备从欧洲运送到北京;把太阳马戏团的设备运送到世界各地。

这些都是不小的挑战。DHL曾经使用波音767货运专机将两只中国大熊猫从中国成都运送至比利时布鲁塞尔,为了方便两只大熊猫的旅行,中国大熊猫研究中心和DHL为两只大熊猫定制了专门的旅行箱,箱体的造型古色古香,屋顶为中国古建筑的飞檐设计,两侧透明,并设置了专门的饮水口和喂食口。专机上还配备了100公斤竹子、水果及专门的饮用水。下专机后搭乘DHL专用温控卡车到达目的地。这些“专属服务”让大熊猫在长时间的旅程中保持足够的舒适;DHL在汽车物流方面拥有超过30年的丰富经验,运用自己领先的技术和成熟的运输流程,将重达300公斤的锂电池连同全世界首批电动方程式赛车,运往包括北京在内的全球9个地标性城市,总行程51,000公里;在2014年DHL为太阳马戏团设计的搬运计划中,他们要用80个40英尺的集装箱来装运各种道具和服装,有25万件物品需要在各个演出场地运转,装下全部这些道具需要2架波音747飞机。

作为DHL全球货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黄国哲对这一切早已习以为常。“我们这个行业就是和时间赛跑。并且想尽各种办法,满足客户的各种需求。”他说这话时表情严肃。正如黄国哲所说,货运物流行业永远没有终点。最近一次让黄国哲印象深刻的案例是,公司把一批大型机械从中国东北运送到中亚。在这段长达数千公里的行程中,这些大型机械是货运车辆的几倍高,无法被装入集装箱,也无法被装上飞机,但黄国哲和他的团队最终通过公路、海运和铁路等方式克服桥梁载重、隧道通过性等各种想象不到的困难,最终完成了任务。

从本质上来说,货运物流这个古老的行业,在过去的数千年间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马帮们就是要把货物交付到千里之外的客户手中。当然,现在的运输速度已经是过去的数百倍以上。

DHL被称为黄色巨人一点也不过分。DHL这个名称来自于三位公司创始人阿德里安·达尔希、拉里·希尔布卢姆和罗伯特·林恩姓氏的首字母。1969年,在尼尔·阿姆斯特朗迈出伟大的登月第一小步的几个月后,三位合伙人也一起迈出了一小步,这一小步将对全世界的商业运作方式产生一个深远的影响。一开始,创始人们自己乘坐飞机来往于旧金山和檀香山之间运送货物单证,这样就可以在货物到达之前进行货物的清关,从而显著地缩短在港口的等待时间。凭借这一概念,一个新的行业诞生了:国际航空快递—通过飞机快速运送文件和货物。

接下来,DHL的网络开始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扩展。它向西不断挺进,从夏威夷到远东和环太平洋地区,然后是中东、非洲和欧洲。截止到1988年,DHL服务的国家已经扩展到了170个,员工达到16,000多人。2002年年初,德国邮政全球网络成为DHL的主要股东。到2002年年底,DHL已经100%由德国邮政全球网络拥有。2003年,德国邮政全球网络将其下属所有的快递和物流业务整合至一个单一品牌:DHL。2005年12月,德国邮政全球网络并购Exel的举措进一步巩固了DHL的品牌。

如今,DHL已经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物流服务公司。德国邮政敦豪集团2016年的营业收入超过570亿欧元,其在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业务网络上,拥有超过350,000名员工。DHL以安全、可靠的服务,将客户及企业连结起来,促进了全球贸易往来。DHL为新兴市场及众多行业如科技业、生命科学和医疗保健业、新能源行业、汽车行业和零售业等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在发展中国家占据了极高的市场份额。

1986年,DHL正式踏入中国市场并选择与中外运联姻。双方各占50%股权,合资成立了中外运—敦豪国际航空快件有限公司(简称“中外运—敦豪”)。中方公司刚刚成立不久便遇到一个重大考验。英国女皇伊丽莎白访问中国时,英国方面委托DHL将一批重要的外交文件先期送达北京。中外运—敦豪在运送过程中表现出色,圆满完成了此项任务,迎来了中国市场的开门红。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丝绸之路焕发的活力,为这个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现在,中国“一带一路”构想让DHL感到兴奋。结合“一带一路”建设构建新的业务架构,DHL新推出日本—德国、中国成都—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越南—中国—欧洲等运输服务线路;结合海运、公路、铁路等多重运输方式,缩短货运时间并减少碳排放,所提及的三条多式联运线路在14至22天内即可完成付运。

“一带一路”倡议在拓展全球商贸活动方面意义非凡,全面启动后将可盘活全球一半的贸易量。截至2016年6月,中国已经在建设“一带一路”基础架构方面投入了超过750亿美元(675亿欧元),全力推动区域合作及贸易往来。德国邮政敦豪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鹏曾经表示:“贸易有助于促进社会繁荣,并带来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物流是国际贸易的重要支柱,在亚洲地区,日益提高的生活需求以及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推动了消费及贸易活动,从而为经济带来巨大的改变,其幅度是世界其它地区所不能相比的。”

自从2010年以来,为了配合“一带一路”,DHL在中国多个城市提供定期的铁路货运服务,并与其遍布东南亚的公路运输方案以及来自于日本及中国台湾等东北亚地区的海运服务相连接。来自于东南亚和东北亚其它地区的货物,通过公路运输和海运进入中国的铁路系统,然后连接至欧洲,再通过当地的公路系统贯通整个欧陆。这个集铁路、公路及海路于一身的庞大服务体系为客户提供额外的物流线路选择,促进了欧亚两大经济区域的贸易往来。

黄国哲指出,DHL推出的多式联运解决方案,可将运输成本最高降至空运的六分之一,同时将碳排放量减少高达90%,因此对中小型企业和跨国公司客户颇具吸引力。他说:“公司一直致力于建设连接中国与亚洲其它国家的物流服务,并通过结合公路、铁路及海路运输将之与欧洲市场接轨。此种整合所有运输模式的多式联运解决方案使得客户能够更好地管理其供应链,提升灵活度,同时节省成本,并有助减少碳排放。”

曾经有悲观者认为,3D打印最终会让货运行业消失。但黄国哲却不以为然,在他的理解中,3D打印会改变货运行业,但机器、材料这些依旧需要传统运输。“3D打印如果成熟,机器要的就越来越多,材料也要越来越多,所以我想需求还是在的,物流行业还不会灭亡。”他说。

如果你仅仅把DHL想成是一家古老而陈旧的货运公司,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在科技领域,它不比任何人落后。早在2014年,DHL在德国就实现了无人机送货,根据其高层透露,根据不同型号,送货无人机的载重量由2至5公斤不等。很多运送物品的重量都是在5公斤以下,超过5公斤的只占少数。航程距离视电池的型号,大约由10至20公里不等。

“我们有一套特别系统,确保无人机的电池经常充满电。至于法例监管的问题,目前我们仍未获批准使用无人机送货,有鉴于此,我们正与政府有关部门紧密沟通,协助构建有关法规的框架。”在德国邮政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于尔根·格德斯看来,正如驾驶汽车一样,针对无人机法例监管是必需的,没有法规或交通规例会变得非常危险。“另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我们要证明无人机送货在技术上是可行的,等到法例容许这种送货模式,我们具备能力马上运营。”

“一带一路”赋予DHL新的机遇,同时,科技让物流这个行业焕发了新的青春。这些都是不可阻挡的变化,黄国哲虽身处变化中,但无论如何他只关心一件事情:如何将货物安全、快速地运送到目的地。“一定要看好变化,不然哪天可能就会被淘汰。”他说。

DHL

总部:德国波恩(集团所在地)

营业收入:570亿欧元(2016财年,集团收入)

《财富》 世界500强排名:第117位(集团排名)

公司简介:DHL隶属于全球顶尖邮政和物流公司德国邮政敦豪集团,包含的事业单位有DHL Express、DHL Parcel、DHL电子商务、DHL Global Forwarding、DHL Freight和DHL Supply Chain。

公司网址:www.cn.dhl.com

《财富》(中文版): 在DHL工作这么多年, 您有没有自己独特的工作习惯?

黄国哲:没有。我太太评价我是一个很无聊的人。我觉得生活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就很好。

我不是一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会有一些计划性。但就货运这个行业来讲,很多东西没有办法计划,会有很多突发状况。所以我经常跟同事分享的唯一习惯就是有事情要快速解决,越早解决事情越小,越容易解决,若是想来想去,事情就会变大。有时候不在于对错,不可能完全都是对的。经过整个团队的考虑、运作,先拿出个主意。哪怕是错的也比没有主意好。

如果你的主意错了可以再想方案去解决,但不能把事情拖着不去处理。你可以咨询相关人员,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做出一个在当时最好的决策,即使它是错的,但我们的行业不允许拖沓。

而且我们的行业也具有时效性,比如核电厂的物流货运,今天就要吊装的东西如果没有送到,就会出问题。制造美好生活是我们的宗旨,有时候我们运的东西,比如民生消费品,看起来也许可有可无,但如果运的是疫苗,就有时间的紧迫性。

《财富》(中文版): 回望过去, 有哪些人或事影响了您, 背后有哪些故事可以分享?

黄国哲:有很多。如果要讲的话可能是我前任老板在岗位上过世,他就在办公室倒下了。当时,我被外调到新加坡,希望能够赶回来看他最后一面,但最后没能救回来。这对我冲击很大。所以我们现在提倡工作和生活要达到一定的平衡。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工作是为了生活,而这一定要平衡好这两者。有时候会有一些特殊状况,我们不敢说完全杜绝加班,但如果因为加班影响了身体和家庭,就不是我们企业的核心价值。我们要让客户的生活更美好,但不能把员工的生活搞坏。(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