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欢迎来到明日国度

Vivienne Walt 2017年10月11日

欧洲小国爱沙尼亚只有130万人口,却在全面实现数字化。新创企业也是一片繁荣。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能够从这个世界上最小的经济体之一学到什么?

图片来源:Panos Pictures

《财富》中文版——一个春日的午后,我坐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郊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散步的人们。突然有一个装着黑色轮子的奶油色塑料容器出现在街角,在行人间穿梭。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儿童玩具,但实际上是一台名叫Starship的高科技送货机器人,也有可能成为这个位于欧洲北部、被白雪覆盖的弹丸小国出产的另一款高利润发明—谁能想到如今的爱沙尼亚会成为高科技的摇篮呢。“如果观看时间背景设在未来20年以后的科幻电影,你就会发现,没有人会抱着杂货回家。机器人会送货上门。”Starship Technologie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阿赫蒂·海因拉表示。他说,现实世界已经追上了科幻电影。“大概两年前,我们发现这部分未来已经可以实现。”

如果想体验一下未来人类如何生活,估计地球上最好的地方就是这座40万人口的美丽古城,中世纪小道在城中蜿蜒,与数字化的现代社会形成了鲜明对比。用海因拉的话说,现在就开始创造未来,这正是爱沙尼亚积极推动的项目,而且日渐成为发展的核心。

大部分美国人,甚至很多欧洲人都很难从地图上找到爱沙尼亚这个小国,挤在同样临波罗的海的小国拉脱维亚和庞大的俄罗斯中间。人口只有130万,跟达拉斯或纽约市布朗克斯区的人口差不多。但国土面积小又地处偏远,掩盖了其非凡的实力。正是在此,海因拉跟一群朋友发明了互联网上极受欢迎的电话平台Skype。

但从爱沙尼亚的历史来看,Skype的发明其实有一些讽刺。大约25年前,美国人还在纷纷选购第一部手机时,爱沙尼亚作为前苏联的前哨站与外部世界隔离。想要安装一部固定电话等上10年很正常。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整个国家仿佛经历了时间扭曲。“当时真是一穷二白。”爱沙尼亚国防军司令里霍·德拉斯将军表示,当时,他曾经是学生积极分子。全国只能从零开始。德拉斯说,当时每一位市民分到了约10欧元的货币,合10.60美元。“就那么些。”他边说边笑。“我们就是从10欧元起家的。”

一代人过去了,爱沙尼亚仿佛经历了另一种时间扭曲:变成生活高度数字化发展的典范。对于外界人来说,看爱沙尼亚就能够了解国家放弃原有系统,选择完全转向在线化会怎样。这一切并非幻想。全世界的政府,包括新加坡、日本和印度等都在考虑采用各种方式转型为数字实体,以削减成本并精简服务(对于某些国家来说,则可以更密切地监视民众)。爱沙尼亚表示在线系统每年将GDP增长提升2%。

我在塔林刚一落地,手机就连上了城市免费Wi-Fi,这个城市15年前无线网就实现了全面覆盖。但普通爱沙尼亚人的高度数字化生活体现在各种细节上。出生时每个人都会获得自己的11位数字代码,从出生起就会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就是21世纪的社会保障号码。爱沙尼亚人的数字习惯从小就养成了:孩子们在学校就开始学编程,很多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习。

2000年,爱沙尼亚是全球第一个宣称互联网是基本人权的国家,互联网的地位跟食物和庇护差不多。当年,爱沙尼亚还通过了一项法案,宣布数字签名与手写签名具备同样效力。由此开启了完全无纸化系统。由于不需要用笔签名,申报税务、银行开户、申请贷款、提取处方和生活中的绝大部分事务都不需要纸质文件,不过结婚和离婚除外。“我没到20分钟就成立了公司,哪都没跑。”41岁的Funderbeam公司首席执行官凯迪·鲁萨勒普(Kaidi Ruusalepp)表示。她于2013年创立了Funderbeam,为早期非上市类型的新创企业提供投资交易平台。“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税务局,也没有去过社保机构,等等。”她说。“所有都可以在网上完成。”

爱沙尼亚的税务系统也一样。几乎所有的爱沙尼亚人都在线申报,几分钟就能完成。由于所有的公众登记汇入同一个系统,爱沙尼亚人可以登入预先准备好的税务申报系统,其中会显示收入、资产、有几个孩子等等。他们根据实际情况稍微调整就可以点击发送。(除了美国,这种方式在很多国家应用得日渐广泛。)去年,时任总理的塔维·罗伊瓦斯上向主持人特雷弗·诺亚介绍,他在卢森堡机场的闲暇时间用iPad完成了税务申报,赢得了广泛赞誉。

我去爱沙尼亚政府访问37岁的罗伊瓦斯时发现,基本找不到纸。他说当总理的三年里唯一一次用墨水笔签名是在婚礼留言簿上。理论上,政府可以在线下令让军队进入战争状态。“我从没有签署过实体的法律。”他说,“一部都没有。”

2005年,爱沙尼亚也成为了第一个大选在线投票的国家。我问现任爱沙尼亚总统克尔斯季·卡柳莱德去年11月她在哪里投的票,她回答得有些不屑,仿佛我问了一个特别傻的问题:“用的家里电脑。”卡柳莱德回答时,我们正在从邻国芬兰赫尔辛基开往塔林的船上。当时,她刚与芬兰签署协议,两国可以互认电子身份证。举个例子,现在芬兰人和爱沙尼亚人在两国的任意一处看医生时,都可以自动调取电子病历—反正都存在网上。“我们用电子身份证已经17年了,”她说。“人们已经学会信任系统。”

现在爱沙尼亚人可能会觉得发达的科技理所当然,但在苏联刚解体时,整个国家的经济还是崩溃状态。唯一的优势就是从零开始。“当时人们只认得现金。”Guardtime公司总裁、41岁的马丁·路贝尔坐在塔林办公室里表示,公司办公室之前曾经是军队的兵营。Guardtime是创立十年的软件安全公司,负责开发全国的区块链系统(稍后详细介绍)。由于爱沙尼亚人从来没有用过支票簿,所以在苏联解体后,整个国家跳过了纸和笔,直接发行银行卡。其实这样很省钱,而且产生了另一个效果:爱沙尼亚人迅速学会了上网。

新任领导人年轻又缺乏经验,但是个个励精图治,迅速完成了通信产业的私有化。“真的很成功。”苏联解体后的第一任总理是时年32岁的马尔特·拉尔,如今57岁的拉尔担任爱沙尼亚银行监管委员会主席。由于很少家庭有固定电话,很多人直接购买了手提电话。历史学家拉尔表示,他对电脑一窍不通,但相信应该从最时兴的技术开始发展。芬兰表示要向穷邻居免费捐赠模拟电话交换机时,爱沙尼亚拒绝了。

爱沙尼亚政府任命如今Funderbeam的首席执行官鲁萨勒普担任全国首位IT律师,当时她只有20岁,还是一名学生。“当时我没有获得法律学位,也不懂技术。”她说道。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电子签名起草一项法案,比很多国家都要早。“我们希望改变国家。我们有脑子,只是需要行动起来。”她说。

这些早期的决策为今日爱沙尼亚科技的繁荣奠定了基础。2003年,Skype在塔林出现,激发了一代科技从业人士和创业者。“人们都在想,如果那几个家伙就能做出Skype,我也可以。”位于塔林的一家风投基金Terra Venture Partners的安德勒斯·奥克斯表示。当2011年微软斥资85亿美元收购Skype时,此前任职于Skype的员工向塔林的一些新创企业投了很多钱,进一步吸引了美国资本。Skype的创始开发人员,包括Starship的海因拉一起成立了一只风险投资基金,名叫Ambient Sound。“Skype产生的效应巨大。”海因拉说道,后来他与Skype的联合创始人贾纳斯·弗里斯共同创立了Starship,主要投资者包括戴姆勒公司,还有硅谷公司Shasta Ventures和经纬创投等。

如今,如果在加州雷德伍德城或华盛顿特区用DoorDash或Postmates点一份中餐外卖,很可能就会遇到Starship的测试,手机上叮咚一响,就知道送餐机器人到门口了。Starship同时也在瑞士伯尔尼和英国伦敦测试,达美乐比萨很快会测试用Starship在德国汉堡送货。

Skype引发的创业热潮还不只这些。2011年,Skype的第一位员工塔维特·欣里库斯与别人联合创立了在线转账公司TransferWise,如今在塔林的一座大楼里占了四层,每个月处理全球约10亿美元的交易。投资方包括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和彼得·蒂尔的Valar Ventures。

事后来看,俄罗斯跟弹丸小国爱沙尼亚出现冲突迟早不可避免,因为爱沙尼亚不仅成了重要的科技中心,还在前苏联解体后积极加入北约和欧盟。

俄罗斯的报复出现在2007年,对爱沙尼亚来说也是记忆深刻的一年。当时,爱沙尼亚政府决定将一座纪念二战时前苏联士兵的雕像从塔林市中心挪到附近的烈士公墓,维持数日的骚乱中亲俄示威者烧掉路障,洗劫商店。爱沙尼亚的银行、议会,还有一些公共服务设施突然断线,成为影响全国最严重的一次网络攻击。2007年的网络攻击到现在都让爱沙尼亚难以忘怀。“我们真的太依赖网络了。很多东西都没有纸质原版。”Guardtime的路贝尔表示。爱沙尼亚相信俄罗斯是网络攻击的背后主使。

不久之后,唯一一家北约官方认可的网络安全中心落户塔林。当年,爱沙尼亚在卢森堡开设了全球首个“数据使馆”,一座存有爱沙尼亚所有数据备份的建筑,享有与正常使馆同样的外交主权,可以在出现攻击时确保全国可以安全重启。“很明确的是,2007年后我们知道了如何应付外部攻击。”路贝尔说道。“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出现系统内部攻击怎么办,如果有人故意破坏数据怎么办?”

解决内部攻击问题还是要靠技术手段,也是现在爱沙尼亚系统和一些最成功新创企业的重要部分。未来可以确保爱沙尼亚稳步增长的技术就是区块链。

区块链本质上是分布式数据库,也是加密数字货币比特币的技术基础,简单来说就是保存公共记录,永远不可能被消除或重写。爱沙尼亚的工程师们可以利用这项技术来强化加密数据,随时可以检查数据是否出现篡改。爱沙尼亚人完成很多在线任务时都要通过两步验证。爱沙尼亚人表示,通过诸多安全手段,系统几乎不可破解。[美国国务院在去年表示,网络犯罪对爱沙尼亚“不是大问题”。]对比的案例是爱德华·斯诺登在18个月里入侵美国国家安全局。“斯诺登不可能破解我们的系统。”总统卡柳莱德自豪地说。

不过在爱沙尼亚之外,还是有不少人担心安全性是否真如其对外宣称。2014年,也即疑似俄罗斯攻击七年后,密歇根大学的工程师们研究了爱沙尼亚的在线投票系统,在报告中总结称只要俄罗斯特工等人下定决心,就可以攻破系统,制造假投票或通过修改票数操纵大选,“很可能一丝痕迹都不留”。“爱沙尼亚的系统极其信任选举服务器和选民的电脑,这些对于境外势力来说都很容易破解。”研究人员说。爱沙尼亚对此表示否认,表示投票系统在过去六次大选中运行稳定,而且“安全级别比起纸质投票要高得多。”

对于爱沙尼亚人来说,政府和商业可能完全采用数字系统的未来让人应接不暇,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一切还是刚刚开始。Guardtime目前有150位员工,2015年的收入约为2,300万美元,如今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公司之一,客户遍布全球,从军火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到美国国防部都在其中。Funderbeam采用了所谓的彩色硬币技术追踪交易和投资,其技术基础是比特币公共区块链。应用技术后就不再需要经纪人和清算代理机构了。

鲁萨勒普成立Funderbeam初期,支持者包括硅谷的风险投资人蒂姆·德雷珀。鲁萨勒普经常听到美国人宣称纸质资料更加安全。她表示,爱沙尼亚人无法接受医疗档案放在医生办公室的文件夹里。“谁看过你的资料都不知道。”她说,“区块链解决了信任问题。”

创立爱沙尼亚系统的人表示,美国关于数据安全的讨论大多偏题了。关注的重点应该是通过区块链技术让人们自由控制谁能够接触数据。“真正的问题是数据完整性。”住在新泽西州利奥尼亚的爱沙尼亚裔美国人托马斯·亨德里克·伊尔韦斯表示,伊尔韦斯从2006年到去年11月曾经担任爱沙尼亚总统,如今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也是世界经济理事会区块链未来讨论组的成员。他表示,美国杂乱的机构要想打造爱沙尼亚式的区块链架构还需要很多年。“硅谷和斯坦福让我大开眼界,创新之多令人震惊。”伊尔韦斯说,“但是公共领域的创新实在太落后了。”

爱沙尼亚虽然打造了可能是全世界最精密的数字系统,但也仍然面临限制:规模太小。爱沙尼亚只有130万人,当然能够运转良好。但工程师表示,系统大量闲置。只要正确配置,系统可以处理海量数据。(爱沙尼亚的技术人员表示,理论上美国可以重新设计数据库,完全可以供3亿美国人使用。)为了充分利用科技实力并推动经济发展,爱沙尼亚需要更多的市场参与者。

爱沙尼亚没有什么机会吸引移民远赴寒冷的北欧,所以想出了一记怪招,又是另一个世界首创:提供虚拟身份。38岁的软件工程师和创业者塔维·科特卡(Taavi Kotka)于2013年担任政府首席信息官后,创造出了虚拟“电子居留权”概念。科特卡撰写了一份政策文件,认为人口需要快速增长,建议到2025年增长到1,000万人。由于爱沙尼亚的女性不可能一人生10个孩子,所以只能想想爱沙尼亚有什么产品可以向全世界提供。爱沙尼亚的电子居留权有点像总部在特拉华州的美国公司,有了这个权利,就可以远程在欧洲经营,用欧元结算。“我们喜欢微型或小型企业,因为我们国家本来也不大。”科特卡说。他现在担任爱沙尼亚新创企业顾问。“没有顾客就不可能成长。”

2014年12月,爱沙尼亚颁发了第一张电子居留卡。卡片里的微芯片跟爱沙尼亚的数字身份证一样,只是没有公民权,例如选举或公共养老金,不用在爱沙尼亚缴税。不过这可不是避税手段:爱沙尼亚要求电子居留卡的持卡人在本国缴纳税费。只要花145欧元(约合154美元),电子居留卡的持卡人就能够在爱沙尼亚成立公司,不管实际在哪里,都能够立刻接入巨大的欧盟市场,欧盟在英国脱欧后的人口还是有4.4亿人。目前共有18,000人领取了电子居留卡,约1,400人已经在爱沙尼亚成立了公司。平均算下来,每家公司每月要在会计服务和办公行政上支出55欧元(约合58美元)。

今年政府在电子居留卡上的预算加倍,预计2018年会再次加倍。政府还表示,会迅速增加电子居留权数量。随着数字的增加,爱沙尼亚提供的商业服务也会同步增长。如今,各国官员纷纷飞向塔林,学习如何开创本国的电子居留权计划。项目总裁卡斯帕·科留斯表示,每年他的办公室里接待的代表团约有500个。“目前国家唯一的收入模式是税。”他说,“但如果我们能够吸引1,000万个电子居留权持卡人,每个月支付100美元,或许就不用再收税了。”

可能性还不止于此。由于政府通过区块链运转,理论上爱沙尼亚可以推广各种发明,开创大量新业务。前总理罗伊瓦斯表示,爱沙尼亚正在研发“精准医疗”,利用130万人的基因数据更准确地诊断疾病,提供治疗并研制个性化药物。“我们会用区块链技术来确保数据交流可追溯。”他说。

未来,爱沙尼亚政府的想法确实可能变成数十亿美元的业务,也将政府从提供公共服务的官僚机构转变为盈利的实体。

或许只有1991年从头开始建设的地方才能够重新构想国家的观念。正当我盯着塔林办公室外的Starship送货机器人,首席执行官海因拉告诉我,他相信在苏联统治几十年后,爱沙尼亚最适合开创新的做事方式,包括管理政府。“人们从小长大看到的都是封闭的政府机构。”那么爱沙尼亚人就打造新型机构,而且更高效。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仍然秉持传统,固步自封,对新鲜事物充满怀疑,所以迟迟没有起身追赶。可别指望爱沙尼亚会停下等我们。

译者:穆淑

三家正在崛起的爱沙尼亚新创企业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科技行业一片繁荣,吸引了全世界风险资本家的关注。以下三家公司值得关注

Starship Technologies

该公司于2014年由贾纳斯·弗里斯和阿赫蒂·海因拉联合创办。这两位爱沙尼亚人曾经帮助创办了Skype。该公司目前在伦敦、汉堡和加州雷德伍德城等地测试其送餐机器人。汽车巨头戴姆勒公司是其投资人之一。

Jobbatical

公司的创始人卡罗利·欣德里克斯认为:“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在海外工作一年,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她的公司成立于2014年,为世界各地有技能的求职者提供在海外公司中期任职机会。Union Square Ventures是其早期投资人。

Funderbeam

该公司可能是世界上唯一面向早期非上市新创企业的交易平台,于2013年由凯迪·鲁萨勒普创办,采用了区块链技术。鲁萨勒普曾经担任爱沙尼亚政府的第一位IT律师。知名风投蒂姆·德雷珀是其早期创始人。

爱沙尼亚数字化提速

爱沙尼亚政府一直大胆投资于本国的数字基础设施。以下是这个国家领先的四个方面

电子居留权

自从2014年起,该国向生活在其他地方的外国人提供电子居留卡,允许他们在爱沙尼亚成立公司,只要像本国人那样签署数字文件。

数字外交

今年,爱沙尼亚将在卢森堡开设世界第一家“数字使馆”,这是一座数字存储设施,用于备份其公民信息,和实体使馆一样拥有主权地位。

超快Wi-Fi

爱沙尼亚计划从2018年开始,成为最早拥有5G网络的国家之一,极大地提升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等设备的联网速度。

区块链建设

爱沙尼亚正在以全新的方式部署数字账本系统。例如,它正在利用它的基因组库实施个性化药物和治疗方案,发展“精准医疗”,采用区块链以保证数据可追溯。(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