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领跑塔塔 | 塔塔董事长陈哲专访

Clay Chandler 2017年10月11日

这位长跑爱好者能够完成对印度最大、最复杂的公司的改良吗?

图片来源:Vivek Singh

公司:塔塔有限公司

国别:印度

董事长:陈哲

排名:不适用

《财富》中文版——在度过44岁生日后不久,陈哲被医生诊断出患有糖尿病。他是印度最大的信息技术企业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简称TCS)的首席运营官,陈哲过着异常忙碌的生活:长时间的工作,无数的客户会议,不断出差。但他的医生说话很直接。陈哲回忆道:“他对我说:‘你是一个聪明人。不要在自己的健康问题上犯傻。你需要锻炼。’”

第二天早上,陈哲穿上跑鞋,走进闷热难耐的孟买市区,开始跑步。他是电脑工程师出身,一辈子喜爱数学,此前没有任何的运动嗜好。几个月后,他冲过了人生首场马拉松的终点线。在随后的几年中,他不停地跑步,相继完成了世界上最主要的六大马拉松赛事(波士顿、柏林、芝加哥、伦敦、纽约和东京)。随着他的跑步时间逐渐下降,陈哲的职业生涯开始起飞。2009年,在开始锻炼两年后,他被晋升为塔塔咨询服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他的带领下,这家咨询服务公司以高达710亿美元的市值,迅速跻身印度最有价值的公司之列。现年54岁的他每年至少跑一场全程马拉松和几场半程马拉松。他宣称,在没有任何药物的帮助下,他打败了糖尿病。“跑步对我产生了无以言表的影响。它让我变得更加平静,更善于沉思,并且增强了我的意志力。”

陈哲需要在他最新获得的公司任命上展示出这些品质。今年2月,他被任命为塔塔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家私人控股公司控制着塔塔咨询服务公司和数百家组成塔塔集团的其他企业。塔塔集团是印度最大的、最受崇敬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诸如路虎和泰特莱茶等知名西方品牌。去年10月,塔塔有限公司的前董事长塞勒斯·米斯特里(Cyrus Mistry,他的家族仍然是塔塔最大的私人股东)突然遭到董事会罢免。在塔塔,董事长基本相当于首席执行官。

米斯特里被驱逐带来的冲击波令印度工商界备受震撼,并且引发了一场凌乱不堪、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在整体营业收入持续下降、集团旗下的多家大企业正在失去市场份额、现金失血不止之际,这起事件让塔塔迷失了方向。

同事和投资者希望,陈哲可以将他在塔塔咨询服务公司上的数字魔术应用在塔塔的其他部门。在担任塔塔咨询服务公司首席执行官的7年间,他推动这家咨询巨头的销售额和利润双双增至三倍。但正如你对一位锲而不舍的马拉松选手所期望的那样,陈哲自己表示,重塑塔塔需要经历一些艰苦的锻炼。他说:“我想传达的一个关键信息是:我们将关注每家运营公司的业绩表现—增长率、盈利能力和资本回报率。如果你的身体情况不佳,你肯定出不了成绩。如果你想持续跑6分钟,你必须减轻体重。”

对于塔塔这一名称对印度人生活的影响力,似乎再夸大也不过分。塔塔集团创建于1868年。其创始人贾姆谢特吉·努塞尔万吉·塔塔是帕西族人。这个印度少数族裔以善于经商著称。在公元8世纪,为逃避宗教迫害,其信奉琐罗亚斯德教的祖先逃离波斯,来到印度。贾姆谢特吉最初在父亲的商行工作,然后依靠向位于阿比西尼亚的英国驻军提供装备而赚得的利润自立门户。他投资纺织厂,在孟买的“印度门”对面建造了气势磅礴的泰姬陵皇宫酒店(。在1904年去世前夕,他仍然在雄心勃勃地勾勒在如今的贾坎德邦建造印度第一家钢铁厂的宏伟蓝图。

1944年,在贾姆谢特吉逝世几十年后,《财富》杂志在一篇名为“塔塔家族”的特写报道中写道,这位创始人“留着长胡须,包头巾,像是从《圣经》里走出的人物,但他无疑是印度最杰出的本土实业家。”

在长达149年的历史中,塔塔集团已经发展为一个庞大的集团帝国,其现代投资组合“从食盐到软件,”几乎无所不包。的确如此:它拥有印度最大的包装盐品牌、TCS,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无数公司。但这个短语仅仅暗示了塔塔集团的多样性。按销售额计算,该集团旗下最大的企业是塔塔汽车公司。在今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上,塔塔汽车以403亿美元的营收额,名列第247位。其他资产包括印度的第二大钢铁制造商;全国最大的电力公司;一家处于领先地位的化学品制造商;一家奢侈品珠宝连锁店;多家金融服务公司;一家领先的航空航天和国防制造商。此外,塔塔还在印度各地和斯里兰卡投资了51个茶园。

塔塔是印度最国际化的企业集团之一。其海外收购对象包括世界第二大茶叶品牌泰特莱茶;1999年由英国钢铁公司及其荷兰竞争对手霍戈文公司合并组建的巨型钢铁企业康力斯集团;2008年从福特汽车收购的捷豹路虎品牌。塔塔集团旗下的印度酒店公司拥有众多的奢华酒店资产,其中包括位于纽约的皮埃尔酒店和位于威尼斯的奇普里亚尼酒店。2011年,塔塔全球饮料公司与星巴克达成协议,将这家西雅图公司的咖啡店带到了印度。

塔塔集团总共聘用了近70万人,合计销售额接近1,040亿美元。如果捆绑成单一的上市实体,该集团几乎可以跻身《财富》世界500强的前50位之列。

塔塔集团的业绩明星是塔塔咨询服务公司和捷豹路虎。在陈哲执掌期间,塔塔咨询服务公司的表现远远领先于国内的两大竞争对手印孚瑟斯和维布络。其94%的收入源自于面向境外客户的工作。在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内,该公司创下了176亿美元的销售额,斩获了近40亿美元的净利润。

捷豹路虎的表现同样出色。英国的部长们将捷豹路虎奉为该国工业复兴的典范之作。塔塔接手后,在首席执行官拉尔夫·斯佩思[Ralf Speth,一位曾经在福特汽车和宝马公司担任过高管的德国人]的带领下,这家一度处于困境的公司已经发展成为英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在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内,捷豹路虎创纪录地售出了60.4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6%。现在,捷豹路虎的八成销量来自于英国之外,在中国的销量尤为火爆。

但尽管不乏企业明星,塔塔帝国的很多方面亟需翻新。一些大企业增长缓慢,极易遭受规模更小、更加灵活的竞争对手的冲击。一些小企业则无法参与全球竞争。还有一些同属于塔塔的企业相互竞争。所有的企业都在管理重叠的组织架构下运行,很容易造成相互冲突的议程。任何一位矢志变革的改革家都不得不直面这一挑战。

捷豹路虎的母公司塔塔汽车,或许最能够体现出塔塔集团近期的低迷状况。这家公司一度主宰了印度的商业卡车市场。但在去年,其市场份额从2012年巅峰期的逾60%暴跌至44%。

在塔塔钢铁,拜印度持续高企的需求所赐,国内业务仍然蓬勃发展。但该公司的欧洲业务陷入债务困境,并且在过去五年的四年中录得亏损。由于塔塔与英国政府因为养老金义务而产生的争执尚待解决,塔塔钢铁欧洲公司和德国的蒂森克虏伯公司暂时中止了一项旨在组建合资企业的谈判。截至2015年年底,塔塔钢铁的英国业务每天亏损100万英镑。塔塔电力公司、塔塔化工公司、印度酒店公司和塔塔电信服务公司都遇到了麻烦,要么收益不佳,要么遭受亏损。

在截至2017年3月的财政年度,塔塔咨询服务公司和塔塔汽车占集团总收入的59%,净利润的90%,占红利的80%。在被罢免数天后发送给董事们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前董事长米斯特里宣称,5家无利可图的公司致使该集团面临高达170亿美元的资产减记压力。(塔塔有限公司对此提出了异议。)

陈哲必须迅速采取措施为塔塔止血。在今年4月的一场塔塔旗下企业的一把手悉数出席的市政厅会议上,他借助一张宣扬“一个塔塔”种种益处的幻灯片,着重强调了团结一致与携手合作的重要性。但是在其他会议上,他在强调“一个塔塔”的同时还警告称,集团必须打造更加明确的问责制度;他将建立详细指标来评估各运营公司的业绩。

陈哲发誓要重组集团,专注于增长和规模。事实上,鉴于许多企业“同场竞技”,塔塔的企业名单上充满了整合的机会。甚至就连一些资深的塔塔高管也很难解释清楚为什么塔塔金融、塔塔住房金融和塔塔资本融资要作为不同的公司来运营。

在接受《财富》杂志的专访时,陈哲有时候似乎在遥相呼应杰克·韦尔奇的公司治理理念。这位塔塔帝国的掌舵人暗示称,他计划重组塔塔的投资组合,只包含引领行业的大型企业。他说:“塔塔已经是一家千亿级的集团。要更上一层楼,我们必须上规模。只依靠一些小公司不行。我们需要顶级公司。我不是说所有的企业都必须是行业翘楚,但我们必须拥有顶级公司。”

他不排除有可能卖掉一些表现不佳的企业。“我们不会为了登上媒体头条而退出某个企业。但如果我们今天无法获得回报,并且预期明天也无法获得,那么我们将选择退出。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进入了深入思考。我们肯定会精简投资组合。”

陈哲发出了一个明确的大规模重组信号:他聘请几位备受印度工商界敬重的企业理财家加盟塔塔,其中包括前美银美林的高管安库尔·维尔马、来自于渣打银行的尼普恩·阿加瓦尔,以及埃迪亚贝拉集团的公司战略负责人所罗伯·阿格拉瓦尔。

冲在前头的,是成为塔塔集团首席财务官的前美林证券交易人阿格拉瓦尔。他曾经在2004年协助塔塔咨询服务公司上市。他的行军命令很直白。他声称,塔塔的资产应该重组为四五个大型集团。他说:“如果许多高管同时向一位董事长汇报工作,那肯定是没有效率的。”

他也想通过兼并或出售来清理一些小企业。“我们希望参与一些有能力提升规模,并且能够提供股东回报的大型企业。我们将在未来24至36个月内启动大量的合理化改革。”

此外,阿格拉瓦尔也想拿塔塔的上市公司开刀。他说,他希望将塔塔的投资组合从目前的29个削减至“个位数”。他承诺将对塔塔的投资组合进行“巨大的精简”。阿格拉瓦尔告诉《财富》杂志:“如果我们不能将至少三分之一的公司移出这个系统,我会感到惊讶的。”

对于一个庞大如塔塔的集团来说,所有这一切都堪称激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实现呢?阿格拉瓦尔表示:“要是我告诉你:‘嗯,我们将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实现这一目标。’我明天早上恐怕就不会坐在这张椅子上了。如果你问陈哲,他会说:‘我想在30天内完成。’”

任何旨在重组塔塔业务版图的努力,都必须解决它的复杂难懂的组织架构。塔塔的高管们有时候将该集团比作诸如通用电气这类多元化企业集团、私人股权投资基金。甚至像伯克希尔-哈撒韦这样的投资公司也成为比较对象。这些比对有一定的误导性。究其根本,通用电气是一家由一位首席执行官监管、拥有单一股票价格的单一公司,而塔塔集团则包含数百家名义上受集团控制、组织非常松散的运营公司。

作为一家私人控股公司,塔塔有限公司通常是众多运营公司的主要股东,通过任命管理人员和董事会成员,提供投资资本,在集团内传播最佳业务实践等方式来支持它们。所有的运营公司都沐浴在塔塔品牌享有的商誉中。但在目前的架构下,集团董事长实际上几乎不可能追踪如此多企业的表现,更遑论迫使它们执行一项共同的策略。

与私人股权投资基金不同,塔塔不会以盈利性退出为目的,投资现有的公司。在通常情况下,塔塔投资的公司皆是该集团自己成立的。大多数公司被冠以塔塔之名,并且自诩为塔塔大家庭里的一员,不会面临被拍卖掉的风险。

让治理结构变得更加复杂的是,塔塔有限公司反过来也必须向塔塔信托的代表负责,后者控制着这家控股公司66%的股权。塔塔信托是非营利性慈善机构,其章程是确保塔塔集团旗下公司反映其创始人的价值观,并“回馈”印度社会。但他们依靠塔塔的红利来支持其慈善活动—如果塔塔迟迟无法摆脱低迷,这些红利或将变得岌岌可危。

慈善事业是塔塔遗产的核心。在印度摆脱英国殖民统治之前的数年中,“塔塔家族”一直让许多印度人备感骄傲。在他们看来,这家集团的工业实力足以证明,尽管殖民主义者试图抑制其发展,但印度的本土企业仍然能够茁壮成长。创始人贾姆谢特吉及其后代矢志培养社会责任精神,向一个信托基金网络捐献其个人财富,由此大大提升了该集团的声誉。时至今日,塔塔信托仍然是印度最慷慨的慈善机构之一。源自于塔塔信托的大笔馈赠帮助创立了致力于发展印度青年人技术能力的印度科学研究院,以及该国领先的癌症治疗和研究中心、位于孟买的塔塔纪念医院。

最能够体现出这种精神的,莫过于贾姆谢德布尔—在20世纪的头十年里,塔塔家族在这座当时还是一片荒地的城市中建立了第一家塔塔钢铁厂。塔塔邀请社会主义经济学家西德尼·韦伯和比阿特丽斯·韦伯夫妇二人来印度指导如何为工人提供社会福利。在工厂之外,塔塔打造了一片配有学校、医院、板球场和公共花园的郊区绿洲。直到现在,贾姆谢德布尔仍然是印度的唯一一座你能够直接从水龙头喝水的自治市。

长达数十年的工业成就和慷慨给予巩固了塔塔作为印度最受信任企业的无上地位。在拉坦·塔塔的领导下,这家公司获得了全球性声望。从1991年至2012年,他以塔塔集团董事长的身份长期执掌这家企业集团。

身材高大、仪表堂堂、沉默寡言的拉坦·纳瓦尔·塔塔(Ratan Naval Tata,人们通常按照其姓名的首字母,称他为RNT)长期被视为印度工商界的元老级人物—他不仅仅是塔塔的董事长,而且就象征意义而言,他还是印度公司的董事长。拉坦并非集团创始人贾姆谢特吉的直系后人;相反,他是贾姆谢特吉妻子的侄女之曾孙。他的父亲纳瓦尔(他碰巧也姓塔塔)是一位贫穷的孤儿,后来被贾姆谢特吉的次子拉坦的遗孀收养。因此,尽管纳瓦尔出身寒门,但他和他的儿子都是在富裕的塔塔家族长大成人的。1962年,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得建筑学学位后,拉坦返回印度,被派遣到贾姆谢德布尔的塔塔钢铁厂做鼓风炉学徒。后来,集团董事长、他的收养伯父JRD·塔塔将其招致麾下,并且在1991年任命拉坦为他的继承人。

在出任塔塔集团董事长后,行事潇洒的拉坦迅速成为了印度媒体的宠儿。拉坦酷爱小型飞机(他是一名杰出的飞行员)、豪车[他经常驾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California超跑飞驰在孟买的海滨大道]和流浪狗[根据他的要求,这座城市的杂种狗可以不受滋扰地在塔塔集团的总部驻地“孟买宫”的大厅里自由徘徊]。

2000年后,在拉坦的竭力推动下,塔塔集团开始在全球急剧扩张。他倡导塔塔收购泰特莱茶、康力斯、捷豹路虎和纽约皮埃尔酒店。然而,他身上有一种安静的谦卑气质,兼具雄心勃勃的全球实业家和谦卑的平民形象。在印度国内,他的代表作是Nano,一款专为低收入家庭设计的、售价仅为2,000美元的廉价轿车。

塞勒斯·米斯特里提交给法庭的法律文件,描绘了一幅不那么讨人喜欢的拉坦形象。米斯特里家族与塔塔集团的关系源远流长。作为印度最大的建筑和工程集团之一,米斯特里的家族企业不仅帮助塔塔集团建造了泰姬陵皇宫酒店,还曾经为塔塔钢铁和塔塔汽车建造工厂。至于米斯特里家族如何积累了塔塔有限公司18.4%的股权,从而成为这家控股公司的最大私人股东,坊间流传着不同版本。但到1980年,该家族的影响力已然确立。那一年,塞勒斯的父亲帕隆吉在塔塔有限公司的董事会获得了一个席位。在那里,他逐渐成为了一位不动声色的幕后权力掮客,并且赢得了“孟买宫的幽灵”这一绰号。2006年,在他的父亲退休之后,塞勒斯成为了塔塔的一名董事,其他董事认为他聪明、勤奋。

米斯特里拒绝接受本文的采访,拉坦·塔塔也不愿意现身。但在米斯特里被抛弃之后,塔塔有限公司试图将他描绘为一名思维混乱的公司治理门外汉,依靠一个外部顾问小圈子出谋划策,经常被运营一家大型企业集团的复杂性搞得一头雾水。该公司的官方解释是,米斯特里必须得走人,因为他的行动过于迟缓,无法扭转集团亏损企业的颓势,没有表现出对集团文化的充分尊重,失去了董事会其余成员的信任。

在他被罢免数天之后,米斯特里致信塔塔有限公司董事会,详尽阐述了他的看法。米斯特里宣称,他之所以被罢免,是因为他过于努力地清理前任留下来的烂摊子,过于积极地质疑塔塔集团与拉坦·塔塔的朋友和商业伙伴之间的交易。他声称,几乎在每个节骨眼上,他都会受到一群由塔塔信托任命、听命于拉坦·塔塔的董事的“严重束缚”。

按照米斯特里的说法,由他接任董事长这一想法,当初正是拉坦·塔塔提出的。米斯特里表示,2011年,当拉坦邀请他成为董事长候选人的时候,他断然拒绝,说他很乐意经营自己的企业。但拉坦·塔塔正在接近75岁这一强制退休年龄,而塔塔有限公司的遴选委员会也未能找到可以接受的替代人选。塔塔家族没有明显的候选人;拉坦自己终身未婚。米斯特里想必也应该注意到,他的父亲在塔塔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现在远比他自己的家族企业更有价值。于是,在2002年,当拉坦再次接触米斯特里的时候,他默然同意。

当宣布米斯特里作为他的继任者时,拉坦热情洋溢地承诺称,他将给予新董事长施展才华的“空间”。但从一开始就有问题。他同时担任塔塔有限公司和塔塔信托的董事长,并且在两个董事会上安插了许多忠诚的盟友。

但拉坦不愿意授予米斯特里如此大的权威。他卸任控股公司的董事长一职,但继续留任塔塔信托的董事长。

在米斯特里上任后不久,拉坦促使公司章程变更,由此给予塔塔信托委任的塔塔有限公司董事更大的权力。2014年,他再次成功地推动塔塔有限公司的章程发生变更,给予塔塔信托委任的董事“肯定投票权。”米斯特里声称,此举的实际效果是:对于董事会的任何重大决定,这些董事都拥有搁置否决权。米斯特里认为,由塔塔信托任命的董事堪称“邮递员”,其唯一职能是传达拉坦·塔塔自己的指示。

在他写给董事会的信中,米斯特里指控称,上任后不久,拉坦就敦促他批准塔塔集团与两家亚洲航空公司[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和新加坡航空公司]成立合资企业的提议。米斯特里认为这是面子工程,反映出了塔塔本人对于飞机的痴迷—而不是经过精心考虑的商业主张。他说,他对两笔交易提出异议,但被迫同意。“我的反击是艰难而徒劳的。”他写道。

米斯特里还声称,拉坦强烈抵制他为关闭塔塔钢铁公司的英国业务,以及扼杀低成本轿车Nano而付出的努力。米斯特里认为Nano早就失去了盈利的希望。他表示,拉坦竭力捍卫这款汽车,既有“情绪因素”,还因为Nano是拉坦持有个人股权的一家电动汽车公司的关键供应商。拉坦和塔塔有限公司矢口否认这些指控。

此外,米斯特里指责称,在拉坦·塔塔担任董事长的最后几年,塔塔集团向新加坡和印度的虚构企业不正当地支付了逾300万美元,授予拉坦的某位朋友多项非竞争性合同,并且允许另一位朋友,即印度南部商人C·西瓦桑卡朗,低价获得一家塔塔电信企业的大笔股权。(塔塔集团表示,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向西瓦桑卡朗出售股权是塔塔董事会批准的“商业谈判事项”。)在米斯特里被罢免前一个月主持的最后一场董事会会议上,他成功地争辩称,针对一项涉及塔塔集团、西瓦桑卡朗旗下的Siva集团,以及日本移动通讯运营商NTT DoCoMo,签署于2008年的协议,塔塔应该对Siva采取反制措施。

塔塔有限公司否认了这些指控。迄今为止,在印度法庭上,米斯特里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今年4月,国家公司法法庭拒绝以米斯特里家族企业起诉塔塔有限公司管理不善,压迫少数股权股东为由,给予其最低持股要求豁免权。

陈哲成功地将塔塔咨询服务公司转变为一头现金牛,这使得陈哲成为了领导塔塔集团的合理候选人。就其他方面而言,他是一位不太可能的人选:在塔塔149年的历史上,他是第一位被选择出任集团董事长的非家族成员。他是泰米尔人,不是帕西族人。

陈哲是在位于印度东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的一个乡村长大的。他的父亲是农民。在该地区工程学院求学期间,他的数学和计算机成绩尤为出色,顺利获得本科和硕士学位。1987年,陈哲进入塔塔咨询服务公司担任实习生,几个月后就获得了一份正式工作。直到今年2月,他从来没有为任何其他公司工作过。陈哲开玩笑说,他从来不愿意劳神去制作求职简历。

在同事们的眼中,陈哲是一位纪律严明、格外勤奋的领导者。客户称赞他是一位亲切、悉心的听众。许多人将塔塔咨询服务公司的成功归因于陈哲坚持面对面了解客户的需求。为了尽可能多地出现在客户的面前,他每年通常花费200天在欧洲、美国和亚洲出差,经常连续许多夜晚睡在飞机上。

在塔塔咨询服务公司,陈哲热情地传播他的跑步经,哄骗高管们在凌晨5点与他一道参加“团队建设”跑步活动,并为当地的跑步俱乐部提供支持。在印度,许多人都认为,正是陈哲对马拉松的热情,激励了这项运动的蓬勃发展。他的教练迪帕克·钱德拉将这位高管誉为“印度的跑步运动之父”。在陈哲的推动下,塔塔咨询服务公司成为了波士顿、芝加哥、阿姆斯特丹和柏林马拉松赛事的正式赞助商。2014年,该公司成为了纽约市马拉松的冠名赞助商。

无论是在他的公司,还是在他热衷的运动中,当谈到陈哲的领导风格时,许多人都提到了他对于数据的迷恋。纽约路跑协会是纽约市马拉松赛事的主办方。该协会的主席迈克尔·卡皮拉索笑着说:“如何通过技术来推动赛事的发展,几乎是我和陈哲谈话的唯一主题。”

在塔塔咨询服务公司的帮助下,纽约马拉松已经成为了全球最注重数字驱动的重大赛事。超过30万人下载了一款由塔塔咨询服务公司设计的马拉松app应用程序,该应用能够帮助观众追踪跑步者,并监控其表现。当被问到塔塔咨询服务公司推动马拉松数字化的工作时,陈哲的眼睛立刻闪烁光芒。“我们拥有过去40年参加比赛的20万人的记录。谁在皇后区大桥达到极限?来到布朗克斯区时,有多少人跑不动了?你可以按照年龄和性别仔细分析。我们可以知道许多事情,也能够做许多事情。”陈哲说,他希望塔塔也同样专注于数据。他宣称:“世界上的每家公司都可以从数据中受益。”

陈哲是否将拥有比米斯特里更大的自主决策权?在米斯特里被解雇后,拉坦·塔塔仍然担任着塔塔信托的董事长。他的前助手R·文卡塔拉曼娜已经被任命为管理受托人。但陈哲无意对塔塔有限公司与塔塔信托的汇报关系进行重大改变。“我不会向他们汇报我们在每一家公司所做的工作。但他们是集团的主要股东。我不认为向他们汇报工作存在什么冲突。”

他正在小心翼翼地应对与拉坦·塔塔联系密切、或者备受后者珍视的项目。比如,对于Nano轿车,陈哲强调称,塔塔汽车公司将有其他优先事项。“乘用车销量很小,Nano的销量更是微不足道。”但他补充说,“我不认为关闭Nano工厂是这支团队将做出的决策。”

他对于自身职责的理解充满了哲学意味。“你知道企业世界。如果你问我是否觉得我拥有与其他首席执行官同样大的权力,答案是肯定的。但这是一个过程。我不能在早上起床后宣布:‘嗨,我要退出金融服务。’这种事情需要讨论。我会跟董事会进行长时间交谈。每一个决策都需要考虑清楚,需要向管理层解释。我对我目前拥有的自由非常满意。”

对于塔塔有限公司与米斯特里家族关系的前景,陈哲听起来不那么乐观。“法庭正在审理。我不能谈论。我不太了解历史。我们将让法庭得出结论。”那么,将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陈哲只回答了四个字:“我不知道。”

有许多棘手的难题需要解决。但陈哲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他也开始为纽约市马拉松赛事进行训练。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位长跑运动员还没有显示任何减慢速度的迹象。(财富中文网)

译者:天逸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